集团网站
手机版

微信

公司邮箱
澜沧江: 动力基地 创新基地
2002年01月21日  查看次数:1488
T浏览字号
2002年1月20日,澜沧江中游小湾电站正式动工建设。
    这是我国在建水电站中仅次于三峡电站的巨型电站,也是西电东送的标志性工程。小湾电站总装机420万千瓦,概算总投资270多亿元。
    发源于唐古拉山的澜沧江,流经青海、西藏、云南,从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出境后称为湄公河。澜沧江在云南境内长1240公里,落差1789米,可开发水电总装机容量2259万千瓦。
    蕴涵着巨大能量的澜沧江,过去数千年来在高山峡谷中枉自奔腾咆哮,白白流走。是改革开放带来的制度创新,使澜沧江开始奉献其能量,成为经济发展的动力基地。不仅如此,在澜沧江水电开发的过程中,建设者们对电力建设体制和投资体制的改革、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电力市场的开发等方面均进行了大胆而有效的探索。澜沧江也因此被称为我国水电开发的创新基地。
    漫湾模式:传统电力建设体制从此改变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停电是上到中南海、下到居民家庭关心议论的主要话题。因为没有电,有的工厂开工半天停产半天,城市要亮这片就得先黑那片。甚至医院给病人作手术,也得先看哪天不停电。
    我国煤炭资源储量居世界第三位;水能资源可开发容量居世界首位。为何不能多建一些大型火电厂、水电站,缓解电力“瓶颈”呢?问题出在电力建设体制上。当时所有重点基本建设项目,都由国家包干,发展速度自然受到限制。1979年前30年间,国家投资发电工程仅400亿元。到1983年末,全国水电装机容量仅为可开发量的6.4%。而云南省当时水电装机容量才115万千瓦,仅占可开发量的1.58%。
    澜沧江是我国水电资源的“富矿”,云南省规划在中下游建设8座特大型水电站,漫湾电站是其中的第三级,一期工程装机125万千瓦。当时,国家不仅缺乏建设资金,而且建筑材料短缺。难道继续听凭身边的巨大水能白白流失?云南省委、省政府决定,从省财政中拿出3亿元与原水电部合资建设漫湾电站,且开工后的前三年首先使用云南资金。工程所需木材全部由云南解决,云南省还负责解决40%的水泥和1万吨钢材,移民征地由云南省政府包干。1984年4月,国家计委同意漫湾电站一期工程由原水电部与云南省合资建设,这就是专家们所称的“漫湾模式”。
    原来计划在“八五”开工的漫湾电站,因此被提前到“七五”建设。在今天看来,这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但1984年云南省地方财政收入仅19.7亿多元,支出高达30.7亿元,靠中央财政补贴过日子。在数十年已习惯了基础设施建设由中央包干的氛围里,一个贫困省在全国第一个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和这么多短缺物资来打破传统的投资模式,那是需要极大的胆识的。
    云南省以省电力局为业主,对工程实行招标,进行了建设、施工管理和地方支持体制的改革。过去百万千瓦以上大型水电站建设,至少要建设临时建筑20万平方米,施工人数至少上万人。可是由于实行招标,漫湾电站建设只建了5.8万平方米临时建筑,工地施工人数最多时也不超过4500人。1986年5月漫湾电站正式开工,1993年第一台机组发电并向广东输送季节性电能,1995年6月漫湾电站全部建成投产。而先于漫湾电站报批的另一座特大型水电站第一台机组1998年8月才发电。
    大朝山:现代企业制度的先驱
    大朝山水电站,是澜沧江中下游规划8个梯级中的第四级,总装机容量135万千瓦。它的业主云南大朝山水电有限责任公司,是由国家开发投资公司、云南红塔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云南省开发投资公司、云南省电力公司根据持股比例出资组建的。它是我国第一个按现代企业制度组建和运作的百万千瓦级水电站,也是我国第一个跨行业吸引大型企业集团参股投资建设的大型水电站,还是率先实行“厂网分开、建管结合、独立经营、自负盈亏”经营管理模式的水电站。
    不同隶属关系的国有企业参股大朝山,形成了不同的核心股东,构建了完善的法人治理结构,彻底解决了政企不分问题。创新的“大朝山制度”一开始就收到了良好的“制度效益”。1994年大朝山电站被列为预备开工项目,但1997年正处国家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全国无一大型水电站被批准开工,建设资金筹措遇到极大困难。大朝山水电站靠投资多元化度过了难关,四家股东竭尽全力筹措资金,红塔集团的资金先期注入,保证了电站前期工程按计划顺利进行。1997年8月,国家批准大朝山水电站开工,同年11月实现大江截流,创造了我国特大型水电站建设史上当年开工、当年大江截流的奇迹。去年12月26日大朝山电站第一台机组并网发电。而先于大朝山水电站报批立项的我国另一座特大型水电站在经济结构调整中政府无力再投入资金,拖到去年7月才开工建设。
    在传统“国企制度”下,国有资产所有者是“虚拟老板”,很容易被“内部人”控制而被架空。但在按现代企业制度组建的大朝山水电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是公司实实在在的“老板”。公司总经理冯励生说:“股东们最关心的就是电站建设期间的投资效益和投产后的经营效益。”
    大朝山水电站原计划2004年6台机组全部建成。股东分析各种情况,认识到电站提前建成发电虽然有风险,但可提前获得投资回报,可抢占市场先机。于是在保障工程质量、安全的前提下,把发电计划改为2001年发电1台机组,2002年发电3台机组,2003年发电2台机组,整体工期比原计划提前一年。
    大型工程超概算是我国基本建设中久治不愈的痼疾。大朝山水电站工程目前已经完成90%以上的工作量,因投资控制得当最终实际投资肯定低于投资概算。在工地采访时记者得知,大朝山电站采购机电设备时,公司竖比概算,横比设备质量价格,节约设备开支6300多万元。他们用120万美元进口的设备,另一类似工程花了700多万美元。此外,大朝山电站建设还优化十多项设计,节省了大量物资、工程量。
    小湾电站:水电建设观念的革命
    小湾电站是澜沧江中下游的“龙头电站”,由云南澜沧江水电开发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这家公司将对澜沧江水电资源进行全流域滚动开发,是由国家电力公司、云南省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云南省开发投资公司、云南红塔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按比例出资组建的股份制企业。
    小湾电站将建设一座292米的混凝土双曲拱坝,如果按每层楼高2.7米计算,有108层楼高。大坝建成后,将形成总面积达189平方公里、总库容149.14亿立方米的特大型调节水库,对下游电站具有多年调节功能,建成后下游漫湾、大朝山和拟建的景洪电站保证出电可增加110万千瓦,相当于不投资一分钱新建了一座百万千瓦级的调峰电厂,且三座电站的汛期和枯期电量比例可由原来的1.67:1改为0.93:1,将彻底扭转云南电力系统长期存在的“丰弃、枯紧”的被动局面。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潘家铮说:“小湾电站的建设不但给云南的经济发展和人民的幸福带来巨大的福音,也是实施国家西电东送计划的重要环节,是中国水电建设攀登新台阶的标志。”
    我国过去缺电,大型电站都是电站建成后,再去开发电力市场。一些特大型水电站建成后,因不能满负荷发电而出现亏损。与过去相比,小湾电站的市场观念产生了革命性的变化,它在电站开工建设前首先考虑的是市场。
    云南省在2000年8月,与广东省达成澜沧江电力东送广东的协议。2001年7月24日,云南省政府与广东省政府签订了《关于加强两省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广东省政府明确表示“广东省履行接受小湾电站电力电量的承诺”。
    云南省电力集团有限公司还与广东省电力集团公司、国家电力公司南方公司签订了《关于售购和输送电能合同》,对输送和购买的电力电量、电量计量点、结算电价、电费结算作了详细规定,还详细规定了合同执行、违约认定以及处理办法。小湾电站以市场为导向对澜沧江水能资源进行开发,是澜沧江水电基地建设观念上的根本性变化,将澜沧江水电开发带入了市场经济的新轨道。
    景洪电站:“两头在外”的尝试
    景洪电站是澜沧江中下游梯级电站中的第六级,装机容量150万千瓦。将建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景洪市。西双版纳与缅甸、老挝接壤,和泰国也是近邻。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云南红塔集团投资参与了景洪电站前期工作,1995年完成了预可行性研究报告。由企业直接投资于电站的前期工作,这在我国水电开发史上还是第一次。随后,云南省电力公司与泰国GMS公司按比例投资组建了“中泰云南景洪水电站咨询有限公司”,对景洪水电站进行可行性研究。
    1998年11月,泰国总理府和我国国家经贸委签订了《关于泰王国向中华人民共和国购电的谅解备忘录》。2000年3月下旬,中泰两国签署会谈纪要,明确中泰合作开发云南水电项目向泰国送电的第一个项目是景洪电站;泰方2013年左右从景洪电站购电150万千瓦,2014年起再向中国购电150万千瓦,泰国将把向云南省购电列入国家电力发展规划中。五个月后,中国国家电力公司、云南电力集团有限公司、云南省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与泰国GMS公司签订了《中泰投资者合作投资开发云南景洪水电站投资协议书》,泰国GMS公司占70%的股份,中国投资三方各占10%的股份,景洪电站建设的投资主体得到落实。
    根据泰国电力市场情况,云南省初步考虑2006年开工建设景洪电站,2012年全部投产,2013年实现向泰国输电150万千瓦。
    在我国大型水电站的建设史上,景洪电站将是第一座“两头在外”的大型水电站:第一个真正直接引进外国投资建设并由外资控股,还是第一座把全部电力输送到外国的电站。在我国建设大型国土资源开发项目时,它是第一次尝试在国际上配置资源、资金和市场生产要素,是我国水电建设投资体制第一次与国际接轨。
    制度创新使澜沧江水电资源开发全面提速。目前澜沧江上建成、在建和全面铺开前期工作的漫湾、大朝山、小湾、景洪、糯扎渡五座电站总装机容量已占澜沧江中下游规划总装机容量的90%。从此,澜沧江将不再寂寞,它将不仅为中国、也将为相邻各国提供强大动力,带来光明的希望。
                                                        新华社昆明1月19日电
                                                    新华社记者    刘远达    杨跃萍
文章作者:    浏览次数:  1488
分享到: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lol竞猜平台水电股份有限公司 滇ICP备050001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102000544号
地址:中国云南昆明世纪城中路1号